五帝钱文化 | 讲述面具是一种特殊的宗教文化产物

    几千年前三星堆的灿烂、金沙的辉煌铸就了精彩的古蜀文明。三星堆遗址位于成都平原北部的广汉市城西鸭子河南岸,是中国西南地区一处分布范围大、延续时间长、文化内涵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遗址范围约12平方公里,现已确定的古文化遗存分布点有数十处。三星堆古城位于遗址核心区域,面积达4平方公里,其规模堪与同时期中原相并论。密集的文化遗存和宏大的古城,表明在三星堆文化时期,成都平原已建立起了强大的文化,而三星堆正是此一时期古蜀国的核心都邑。

    面具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一种特殊的宗教文化产物,三星堆青铜面具同样显示出代表宗教的意味。用面具代表信仰或者借助面具与信仰对话交往,是中国一个古老的习俗。展品中的铜戴冠纵目面具的造型极为夸张和出人意料。面具双眼眼球呈柱状外凸,向前伸出约10厘米,双耳向两侧展开,额铸高约70厘米夔龙形额饰。该面具出土时,尚见眼、眉描黛色,口唇涂朱砂。其整体造型意象,风格雄奇华美,在三星堆各类人物形象中颇显突出。

    其中一件铜人面具呈“U”形,棱角分明,眼、眉、鼻、颧骨皆突出于面部,粗长眉作扬起状。在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大青铜人面具的两侧上下以及额部正中多有方形穿孔,系利用面具上的穿孔将其上下串挂在木柱上,推测是作为古蜀人的图腾柱长期陈置,供人膜拜。三星堆铜人面具的功能主要是作为降临、祭祀祈祷的对象。

    三星堆青铜造像群代表古蜀国群巫集团,系古蜀国权的象征。同时,它们又是古蜀国统治的象征,代表权利的化身。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分平顶和圆顶两型。其人头像造型与未贴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造型大体相同。金面罩是用金块捶拓成金皮,然后依照人头像造型,上齐额,下包颐,左右两侧罩耳,耳垂穿孔,眼眉镂空。面罩与人头像的粘和方法,系用生漆调和石灰作为粘和剂,将金面罩贴于铜头像上。整件人头像金光熠熠、耀人眼目,尊严,气度非凡。自古以来信物都是人类在信仰上的具象体现,包括面具、五帝钱、能量水晶、能量陨石,都可以给人带来坚定的能量,而青铜面具,正是古人信仰的化身和体现。

    青铜人头像粘贴金面罩,说明当时的古蜀人已视金为尊。人头像作为常设于庙中的祭祀,在其面部贴金,其目的并非仅仅为了美观,而与祭祀内容和对象有关。在三星堆众多的青铜人头像中,戴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仅有四件,可能代表了特殊的身份和地位。

    展品中的形器整体形态很像一只抽象化的大眼睛,眼眶被简化成零星,凸圆表示瞳孔,两侧的三角表示眼睑,其左右眼角处各起棱脊,布列于眼形器四角的小圆孔起安装固定的作用。

    三星堆出土了大量的眼形器,这是古蜀人崇拜眼睛的实物例证。根据古代文献和考古资料,在古代很多民族确实有以眼睛图像象征太阳的观念与遗物,在崇拜眼睛的古蜀人的观念里,可能也将“眼睛”与太阳相联系,把眼睛作为太阳的象征顶礼膜拜。三星堆眼形器物表达了古蜀人渴望了解未知事物以及认识外界美好愿望。

    多数学者认为这种形制的器物应是“太阳形器”,是常设在古蜀国庙中的器物。又或用于祭祀仪式,钉挂在某种物体之上,作为太阳之象征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许多重器,如青铜大立人、青铜树,及其他一些青铜重器上的大量的各式太阳纹饰表明,“太阳崇拜”在三星堆古蜀国的宗教文化中颇为突出。可以推知,商代的古蜀国已有专门祭日的仪式,并在古蜀国诸多祭仪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三星堆时期的古蜀人用当时珍贵的黄金、青铜、玉石和象牙等材料来制作祭祀用具,蜀巫用铜尊和罍盛装美酒以祭祀,并举行各种仪仗庄严的活动,运用璋、琮、璧等来祭祀天地。

    三星堆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精美奇异的文物,其数量、种类之多,形体之大,造型之奇,文化内涵之丰富均前所未见,表现了当时相当长时间内人类艺术与技术的成就,当之无愧地成为长江流域辉煌、独特的青铜文明,也是中国青铜文明鼎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之一。三星堆文物所体现出的鲜明的色彩,也反映了上古先民宇宙观。透过三星堆文物,人们看到了人类早期共曾有过的一段经历,看到了所谓万物有灵时代古蜀先民的信仰内心。古蜀先民对本原的深切关怀,执着的追求,表征了古代中国人的宇宙情怀。

写下你的评论吧